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符伯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钱学森之问:没有大师的大学  

2012-09-09 13:12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钱学森之问:没有大师的大学 - 信力建 - 信力建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?”这就是著名的“钱学森之问”。要培养出杰出的人才,就要有一流的大学和学术大师。“所谓大学者,非谓有大楼之谓也,有大师之谓也”,一座大学好不好,关键在于它有没有好的教授,有没有学术大师。因此,与“钱学森之问”密切相关的一个问题是:我们的大学为什么没有大师?

我们历来没有好的大学,没有学术大师,这种说法不切实际!1949年以前,我们既有好的大学,也有学术大师。比如,清华大学有王国维、梁启超、陈寅恪、赵元任四大导师,辅仁大学有陈垣,燕京大学有顾颉刚,北京大学有梁漱溟、汤用彤、马一孚、胡适等。可以说,清末民初,学贯中西的大师级学者灿若星海,大学在思想界树立了“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”的旗帜,这一时期已经成为中国历史上大学发展最辉煌的时期。

但是,在1949年前后,中国大学经历了严重挫折,大师逐渐在中国大陆高校中绝迹。首先是在国共内战如火如荼之际,蒋介石发起了“抢救大陆学人计划”,派专机把大批一流学者抢到台湾。据后来统计,仅中央研究院81位院士有近20位赴台。看似人数不多,但被抢救走的却都是精英,如胡适、傅斯年、林语堂、钱穆、方东美、徐复观、牟宗三、陈鼓应、南怀瑾、梁实秋、罗家伦、蒋梦麟、殷海光、雷震。这是大陆大师级学者的第一次损失。接下来,建国以后中国大陆高校经历了三次冲击,每一次冲击都使大学受到重创,学术大师们遭到打击。

第一次冲击是1952年的院系调整。院系调整中,办学成绩突出的教会学校被分拆,私立学校收归公办,公办学校按照重工模式被分拆重组。形成了文、理、工等专业分离设置的局面,导致了理论学科与实践学科的严重脱节。同时,文、政、财科学生大幅度减少,三科学生占学生总数百分比由1947年的47.6%,下降到1957年的9.6%。这一调整,不仅毁灭了原有大学的特色学科,削弱了大学的学术实力,而且,把大学变成了工业化的工具,破坏了大学生存的文化基础。

第二次冲击是思想改造运动和文革。建国后,对知识分子的定性是一个热门话题,一方面认定他们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,另一方面又认为他们在世界观上是小资产阶级的。因此,需要对他们进行思想改造,这就是留下来的大师们的际遇。思想改造压力巨大,效果显著。现举三人为例。1949年10月,冯友兰就写封信给mao-ze-dong,做真情表白,“自己在过去讲封建哲学,帮了国民党的忙,现在决心改造思想,学习马克思主义,准备在五年之内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、观点和方法,重新写一部中国哲学史”。mao-ze-dong派一位军人骑摩托车送来回信说,“像你这样的人,过去犯过错误,现在准备改正错误,如果能实践,那是好的。也不必急于求效,可以慢慢地改。总以采取老实态度为宜”。得到mao-ze-dong接见后,冯友兰受宠若惊,还赋诗了,“不向尊前悲老大,愿随日月得余光”。郭沫若也喜欢写诗,他不仅向斯大林高呼万岁,还写诗说,“亲爱的江青同志,你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。你善于活学活用战无不胜的mao-ze-dong思想,你奋不顾身地在文化战线上陷阵冲锋”。1951年6月1日,北京大学校长马寅初率先在北京大学开展“暑期学习会”,听报告、读文件、联系本人思想和学校情况,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。但是,不是每个顽固的旧社会学术大师都能成功进行思想改造,他们劣根难除,总有一些不能改造成功,如翦伯赞、老舍等一大批旧社会知识分子自杀了。当然,也有保持大师本色硬扛的,如陈寅恪、梁漱溟。但是,他们仅仅能保证自己“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”,在学术上难以作出符合其地位的成就。随着他们的离世,中国大地上已经没有本色的知识分子和大师了。正所谓,“仙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留黄鹤楼”。没有了大师,也就没有大学。剩下来的是什么人呢?是冯友兰、郭沫若一样的人。这就是目前中国大学中的教授群体。

事实上,学贯中西的大师大多承继儒学思想,儒学承继上古的礼乐和祭司文化,祭司承继天命信仰。祭司至上的精神权威与王权构成二元制衡关系。很显然,现在知识分子早已忘记自己的出身了。大学精神也随之湮灭。

第三次冲击是高校合并。这是一次规模浩大的院校合并,把1952年还留下来的一些学校,或者建国开办的一些名校进行合并。中国的确呼唤一流大学,希冀教育强国。但是,把一些专科学校合并起来,或并入名校就能建成一流大学了吗?此正如庞统向曹操献的连环计,把一些小舢板绑在一起就能做成航母了吗?实际上造成办学质量更加低下。同时,大学数量进一步减少,校际竞争减弱,大学丧失了创新发展的动力。据相关数据,美国3亿人拥有3000所大学,中国13亿人仅拥有1000所大学。更让人不解的是,一些办学较为成功的名校也遭到合并,这是对大学更深的伤害。比如广东的中山医科大学,其学历在香港是受承认的,当时香港政府承认中山医科的学生,却不承认中山大学的学生,但高校合并时这两所学校合而为一了。

大学存在的意义在于传播信仰与真理。信仰赋予我们人生的价值和生活的准则,真理让我们了解我们所生活的世界。我们既要有道德情操、有普世关爱、有公平、正义,也要有为求知而探索世界的好奇心。

可是,经历了这三轮冲击之后,中国的大学已经失魂落魄了,成为没有大师的大学,丢掉了精神上的追求。这样的大学,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学。中国已经没有大学!我们只能在围墙外看到院子里高楼林立,雄伟壮观,可是,却感受不到它精神上的神圣与洁净。我们应该重新找回失落的东西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