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符伯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中国人真的很暴力?  

2013-04-21 11:00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周永坤《中国人真的很暴力?》

中国人真的很暴力?

发表时间:2008-06-15 14:34:00

  前一阵子,美国CNN的主持人卡弗蒂说,“我认为,他们(指中国人)基本上同过去50年一样,是一帮暴徒和恶棍。(I think they’re basically the same bunch of goons and thugs they’ve been for the last 50 years.)”此番无理的话引起了举国上下的愤怒,官方数次要求他道歉,有的人甚至提起诉讼。只是中国不准游行,如果允许,以中国之大,组织上千万人游行是没有问题的。好不容易找到一个“千里之外”的老虎,不打白不打,因此大家可谓“枪口一致对外”,使劲地“靠家凶”了一回,廉价的爱国主义得到了充分的弘扬。后来由于地震,此事才渐渐地淡出公众视野,不过,诉讼仍在进行中,国人心中的恶气似乎还没有出完。不过恕我直言,那种反应其实只是一种极端自卑的表现而已。如果是一个正常人,对于卡弗蒂的言论一笑了之可也。


  现在,近乎歇斯底里的反应期已经过去,我想就卡弗蒂的言论作一个冷静的评论,看看我们能从中学到点什么。当然,首先是要准备当汉奸,准备忍受网络“暴力”。在一个“很暴力”的国家里说不暴力的话这是不可避免的。


  我查了一下字典,goons 和thugs意义相近,都是指的暴徒或者暴力。说“所有的中国人”都很暴力,无疑是污蔑。首先我要抗议,我并不暴力,我也不主张暴力;虽然我在文革中曾经暴力过,但是现在我不暴力。但是,当一个外国人评价一个国家或这个国家的人的时候,这样的“指称”错误几乎是不可避免的。例如,我们说“小日本如何如何”,说“美国鬼子如何如何”,但是日本人中不是有“反战”分子么,美国人中不是有共产党么!其实,我们所指的是美国人的部分人,或者是将日本人、美国人作为整体文化的存在。作为严谨的学术论文分清两者是必要的,但是作为一个电视节目的“脱口秀”,这样的要求就未免过于苛刻了。这推论得到了卡弗蒂后来的话的证明:他其实是指部分中国人,而不是全部。如果是指部分中国人,或者进一步指中国作为整体,我反到不生气了。


  古人云,“吾日三省吾身”,“忠言逆耳利于行,良药苦口利于病”,如果抱着一种反省的姿态、抱着改革开放的心态来看待卡弗蒂的上述言论,而不是以民族主义、以冷战思维来看待它,把卡弗蒂的话看作是一种来自外部的批评(虽然严厉了些),看作一个诤友的“逆耳忠言”,我们会看到什么呢?我的结论是:中国人确实很暴力,祛除暴力确实是中国社会进步面临的重大任务。


  当然要声明,我所说的“中国人很暴力”,不是指所有的中国人,客观上我们大部分中国人都不暴力,我们中更有很多反暴力的优秀分子,例如佛教徒、基督徒、善良的工人农民、有良心的知识分子等等等等。我所说的“很暴力”是指作为一种文化特征,作为“中国特色”。当我说“中国人很暴力”的时候,也不是说中国人“最暴力”,比中国人更暴力的民族世界上有的是。比如我们的某个东邻,这个国家还做着到国外爆炸、绑架的“伟业”呢!


  中国人的确很暴力么?这是需要证明的。我试图从以下十个方面论证中国人确实很暴力。


  1.中国的历史遵循的是暴力规则,不是和平与辩论规则。这是一看便知的。中国的改朝换代,几乎没有什么和平更替的,“禅让”只是一种幌子,更不用说从来没有选举、投票了。因此中国的“历史规律”就是“成王败寇”,就是“刀枪剑戟出帝王”,就是“枪杆子里面出政权”,因此也就是杀戮,成千上万的杀戮,没有别的。所谓中国人津津乐道的“大一统”——秦灭六国、唐灭十八路反王、蒙元一统、满清天下,其实除了杀戮还是杀戮。远的不说,近的如扬州屠城、嘉定三屠、江阴三十万军民被屠光……鲁迅先生曾经说过,他看中国史只看到两个字:“吃人”,我相信如果鲁迅先生看到他身后的许多事,只会强化这一观念,而不会放弃这一判断。


  2.文化传统中的暴力。中国的文化是强者文化,好一点的是强调强者要仁慈一点,差一点的就把人直接当畜生,用暴力统治,典型的是法家。虽然中国汉以后推崇儒家,其实骨子里推崇的都是法家的暴力。所谓“外儒内法”,所谓“外王内霸”是也。更有些朝代明目张胆地提倡暴力,把法家捧为神明。例如朱明王朝的“明刑弼教”。阶级斗争为纲其实是这一思想脉络的现代版本,是其空前绝后的高峰。


  3.死刑之多无法计量。历史上的死刑就不说了,因为历史上许多地方都存在死刑过滥的问题。只说现在。联合国文件早就将废除死刑作为人权保障的重要内容(虽然只是建议),目前世界上废除死刑的国家早已超过了半数;在保留死刑的国家中,实际执行死刑的则又少之;在实际执行死刑的国家中,许多国家一年实际执行死刑的数量少之又少,印度在过去30年中只执行了40例死刑。较大量执行死刑的国家只有伊朗、越南、朝鲜等少数几个国家。一个残酷的事实是,全世界90%(95%?)以上被执行的死刑发生在中国。就中国的刑法来说,大概是世界上死刑罪名最多的刑法之一。最能证明我的观点的事实是,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,世界废除死刑、减少死刑成为趋势,而中国的死刑罪名却大量增加。还有一点需要指出的是,中国的国民反对废除死刑的情感是最为强烈的。谁要是说废除死刑,那么,在国人眼里他无疑是异类。到今天,我们每年杀多少人仍然是机密。可见是一个不能与人民说的可怕的数字。


  4、刑罚之重。中国古代总体上是以重刑来治国的(当然有例外),这是专制政体使然——专制制度的原则是恐怖(孟德斯鸠语)。到清末变法时,才在西方的压力下、在沈家本等开明知识分子的力谏下废除了酷刑。即使在今天,我们的刑罚也是很重的,前面所说的死刑是其一例。对谋财型犯罪处以死刑的国家现在已经不多了,中国却存在大量的谋财性犯罪死罪。在1980年代的严打中通过的“9?2”决定,甚至创设了“绝对死刑”条款。死刑本身已经很重,更为可怕的是严打不断。严打者,不按法律之打也;严打者,恐吓治国也;严打者,人的生命成为手段也;严打者,反法治之谓也!在严打中,曾经有偷两件羊毛衫而被判7年徒刑的,也曾有几个年轻人因婚外性行为(所谓集体淫乱,后来证明无有此事)而被处死的。杀人只是当权者一句话的事。当然,中国刑罚也有轻的时候——中国贪墨犯罪的刑罚大概是世界上最轻的。


  5.刑讯逼供非常普遍。迄今为止,中国的犯罪侦查在许多地方依赖的还是刑讯逼供——虽然刑讯逼供在中国是非法的。这一点,我相信最有发言权的是两类人:一是握有公安与检察大权的人,当然还有纪检,二是常常与他们打交道的人。第一类人当然不会自己说出来,因为那等于自投罗网,而且一旦说出,你在那个圈子里将不能生存,在当代中国就意味着没有饭吃。但是,任何地方都存在“有良心”的人。我的一位朋友就跟我说过:“刑讯逼供非常普遍。”说完此话后,他又重复了一遍:“非常普遍”。当然,我是不会将他的名字说出来的,原因大家都清楚。至于第二类人,他们在这个社会没有发言权,他们被彻底消音。刑讯逼供普遍存在的一个证据是,媒体报道的刑讯逼供案件处罚都很轻,不处罚者不在少数。真正暴露出来的刑讯逼供案件少之又少,都是在冤案无法掩盖的时候牵出刑讯逼供问题。暴露出来的冤案后面没有一个不存在刑讯逼供(是不是太绝对?我所看到的都是如此),此足见此类犯罪绝大部分处于“半合法”状态,并处于高发态势。


  6.政府管理的暴力化倾向。近年来,政府更多依赖暴力。一个典型的例子是“辅警”和“城管”走向前台。这两类本没有执法权的主体成为“执法”的主要力量,并有逐渐“合法化”的趋势。由于他们执法没有法律依据,警察法无法约束他们,他们的暴力便溢出法律之外。因此,“辅警”与“城管”们便更多地依靠暴力。在许多地方,城管与公民的“肢体接触”是家常便饭,他们的行为得到政府的袒护是不争的事实。其他更为严重的就不说了。


  7.人际关系的暴力化明显。三句话不对老拳相向正成为一种可怕的倾向。举几个例子。一是邻里关系。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,现在的邻里关系早已没有了脉脉温情,种种明显的暴力与“隐性”暴力正在增长。所谓的“物业管理”、保安对暴力的依赖正在不断增长。这方面一个典型的指标是暴力犯罪的日益增加,暴力犯罪的主体日益年轻化,黑社会在各地普遍滋生。最近,辽宁省公安厅在全省“打黑办”主任会议上,与各市签订了一个“警令状”,要求“在奥运会召开前,全省各市公安机关必须打掉一个以上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;各县(市)、区公安机关必须打掉五个以上恶势力犯罪团伙。”(2008年6月12日《法制日报》)。这意味着辽宁省每市起码有一个黑社会,每县区有起码存在“五个以上恶势力犯罪团伙”。相信辽宁省的公安厅不是吃干饭的,他们必定“言而有据”。


  8.家庭暴力逐年增长。家庭暴力各国都有,问题是,中国的家庭暴力近年来增长迅速,相信妇联的同志深有感触。问题的严重性还不在于此,在于我们的法律对家庭暴力的“不闻不问”,我们将家庭暴力中的“羊”交给“狼”来管理。现代文明国家大多有专门的“家暴法”,对于施暴者严加管束。例如,只要出现家庭暴力,当事人就可以报案,当事人可以请求警察保护,报案后法院必须在24(12?)小时内对施暴者发出司法令,令其不得靠近被害人(通常是500米),否则处以蔑视法庭罪。我们的办法是“劝和”。在因此而引发的离婚案件中,还必须调解,通常第一次判决不准离。这就无疑将被害人置于虎口,使施暴者有恃无恐。俗话说,兔子急了也咬人,最后将被害人也逼上暴力之路。许多家庭悲剧由此酿成。


  9.解决纠纷途径的暴力化。现代社会解决纠纷的途径是法院,法院是讲理的地方,因此就祛除了人际关系中大量的暴力行为。但是我们办法是:私了、信访、调解。私了相当一部分是弱肉强食的暴力过程,此处存而不论。公民有信访权,但是各级政府以信访多少来考核下级,这就引发了信访中的暴力。大凡信访首先碰到的是当地政府的暴力:截访,而后是在信访机关受到冷暴力,最后被暴力遗回。因此,在中国,信访成为暴力的代名词。至于调解,依据法律是基于自愿、合法,但是由于种种制度上的原因,调解常常是“强制”的,强制的背后必然有某种暴力或暴力威胁。


  10.语言暴力泛滥成灾。这是网民天天都感觉到的。一遇不合自己口味的东西,国骂便满天飞。语言暴力本身是一种暴力——强加于人的伤害,它本身是社会暴力化的一个表征:心中不畅,有气,于是出口伤人。


  上面是我举出的“中国人很暴力”的十大证据。之所以是“十个”而不是九个或十一个,是因为“十”是个大数,是圆满。每当我们说某个事物很严重、或者很重要、或者很有说服力时,我们就喜欢用“十”。例如,十恶不赦、十全十美、十大建筑、十大政绩、十大元帅十大将、十大法学家、十大杰出法官……我说“十大证据”正是沿用此一传统,以证明我的言之凿凿,以强调我“此言不虚”,我并没有“垄断真理”的意思。如果谁有兴趣,完全可以找出十一、十二个来。例如,中国的自杀率,中国的自杀秀,中国的反右……


  我担心的是,虽然在某些方面我们有所进步,比如提出法治国家、人权入宪等等,但是总体上中国人的暴力倾向正在发展,而不是减弱;我担心暴力正在成为某些年轻人追捧的时尚;我担心中国经济正在发展,经济力如果与暴力倾向相结合,其结果将不但害已,而且害人;我更担心的是,中国人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问题,并从来没有想到改正,因此问题看来将日益严重。对卡弗蒂讲话的“暴力性”回应,其实也是国人暴力倾向的一个表现,我们不懂得对媒体的尊重与容忍。我希望大家认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,自觉地与暴力作斗争,纠正自身的暴力倾向,不要等到病入膏肓再来治,到那时可就晚了,或者代价可就大了。


  当然,上面只是我的看法,这些看法是建立在十大证据之上的。如果谁指出我上面的不是事实,我认错;如果有谁能证明上面的事实不能证明“中国人很暴力”这一判断,我也认错。我真的希望我是杞人忧天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